章万林说

2021-05-30 04:27

记者了解到,直到被国土部门查处后的2009年,钦堂乡政府才向相关部门提出办理相关手续。

建德市国土局党委委员、执法监察大队大队长裴坚回答说:主要是三种方式,卫星遥感,乡镇干部、土管员巡查,群众举报。

谁来监管农村违章住宅?

用围墙和铁栅栏围起了8000多平方米的地,其中包括近300平方米的3层楼别墅、1718平方米的活动楼,亭台水榭、假山公园、泳游池等等一应俱全,令人咋舌,这就是浙江省建德市钦堂乡钦堂村村支书吴康孟违规修建的豪华别墅和花园。

据统计,2013年共有21场次村民酒席在义恒堂里操办,今年也陆陆续续排了好几场。

“2011年,我从欧洲回来,看到欧洲的建筑都很考究使用寿命也久。再加上村民一直想要有个宽敞的地方可以办酒席,我受村两委委托,索性推倒了之前就有的一排平房,再挖山盖起了活动楼。”村支书吴康孟说,活动楼盖得很快,才3个月就盖好了,没有办手续。

“我儿子结婚,我要来大厅里办喜酒。”村民吴小平说,村民办酒都会来义恒堂,不需要场地费,煤气和锅碗瓢盆都免费用。

最后,吴康孟用一道围墙将这些建筑统统圈了起来,开出两道门,供村民白天出入。

“2006年,钦堂村被列为建德市新农村建设整村推进示范村。以往农村房子间密度高,由于拓宽道路的需要,就拆除了部分农户的农房,我们在山脚下划定了一个安置点,统一安置这批农户,每户都建起了别墅。”钦堂乡现任宣传委员、曾分管城建的章万林介绍。

2008年,这30幢别墅被统一查处时,涉及到吴康孟的部分是2310平方米。到2014年,吴的非法占用土地面积已是8248平方米。

“卫星遥感是发现一起、处理一起。国土部门的执法力量有点薄弱,建德一个土管员要管理50平方公里,完全管理到位的确有难度。”裴坚说。

至于为何没有办手续,吴康孟的解释是:几户村民都急着等楼盖好了办酒席。

这意味着,距离2006年已过8年,这个别墅群仍没有集体土地使用证。

“新农村建设推进较快,再加上村民也有住房需要,建设之初就没有立刻办相关审批手续。”钦堂乡副书记王鑫表示。

章万林表示,别墅和花园所在地为农居点,不是违章建筑的重点巡查范围。再加上活动楼仅三个月就修建完成,再考虑到村民的迫切需要,补办手续的周期起码要2年。乡里一直想等待建德市的规划调整后,再补办手续。

记者探访了“义恒堂”。建筑内有一个非常宽敞的大厅,顶上吊着8盏金灿灿的三层大吊灯,村民吴小平正在为儿子即将举行的婚礼踩点。建筑内还有会议室、桑拿房、棋牌室、乒乓球室、餐厅包厢等等,洗手间的马桶也是电动的,装修得还算考究。

据介绍,这个别墅群是钦堂乡钦堂村新农村建设的农居安置点。

新农村建设是好事,为何这30幢别墅却在2008年遭到了国土部门的查处?

其中一处别墅的主人、钦堂村党委书记吴康孟也承认:“当时忽视了,大家想农村里自己造点房子住住,有什么关系呢。”

那么,为何吴康孟的别墅花园直到今年才被查处?

王钦说,对于村支书违章建筑一事,该乡将举一反三,加大监管、巡查力度,尽可能向上级汇报争取指标,将涉及到农民的住房手续办到位。

建德市钦堂乡钦堂村村支书吴康孟违规修建的豪华别墅和花园李晨韵摄

活动楼正前方就是吴康孟一家人住的三层楼别墅,在客厅里,吴康孟指了指门外的凉亭、廊道说,那些也是填山修的。

在别墅群中,吴康孟的别墅和花园堪称鹤立鸡群。

不仅仅如此,包括吴康孟的别墅在内,钦堂村共有30处紧邻的别墅从2006年建设至今仍没有取得集体土地使用证。

在记者反复追问,为何多年都没有对非法占地进行查处时。章万林还是说到了规划指标的问题,他说,30户的别墅群在2010年已基本调成允许建设区,但是农转用指标有限,活动楼不符合每年一次的规划局部调整范围,只能等五年一次的土地规划修编。

据钦堂乡现任宣传委员、曾分管城建的章万林介绍,新农村建设时,钦堂村在2006年时就想建设一个活动楼,但由于村级集体经济过于薄弱,一直建设不起来。

别墅群源起新农村建设 乡政府称考虑民生未审批

非法占地面积几年内猛增 村支书称花了冤枉钱

谁对农村的违章建筑负有监管之责?

若不是村民举报,这处抢眼又张扬的别墅花园,为何到如今才能被立案查处?

“乡镇干部下乡巡查,村干部上报。”钦堂乡现任宣传委员、曾分管城建的章万林说。

裴坚同时说,接下去的规划调整、农转用手续、审批建房手续等等都没有开始办理。

目前,吴康孟面临的是退还非法占用的6368平方米土地,活动楼等公益性建筑被没收归村集体使用,同时自行拆除92平方米建筑物、99平方米构筑物,恢复土地原状;缴纳罚款人民币43020元整。

说到规划调整,钦堂乡副书记王鑫又表示,每年城乡建设用地指标有限,从2009年至今共有80多亩,但农民住房需求很高,为了防止出现新的违章建筑,该乡将新增指标都用于新建住房。

吴康孟曾经养过蜂,在外地办过小工厂都不算太成功,直到回到乡里办起了碳酸钙加工厂才真正发了家,他家的别墅花园坐落在山脚下,尽管边上紧邻着29处别墅,但他家的别墅是最高上大的,一眼就能看见。

“2010年,这个农居点的住宅部分才从农用地调整为允许建设区,符合土地利用总体规划。”建德市国土局党委委员、执法监察大队大队长裴坚说。

“建德即将对规划进行修编,我们将利用这次机会将活动楼的占地调为允许建设区。”章万林表示。

没有任何手续,国土局的处罚也没有能让吴康孟刹车,吴非法占用土地的面积在6-7年内,猛增近6000平方米。

对于二度被国土部门处罚,吴康孟表示:“这些设施是免费给村民用的,所以没办手续。这笔钱花的冤枉,觉得很后悔,没有意思。”

章万林说,2006年新农村建设时间,与农户的安置时间,相关手续的审批时间都不配套。在这个矛盾情况下,时间紧迫,考虑到民生问题,就将山脚下作为农居安置点,村民建起了别墅。

记者自建德市国土部门获悉,主要是钦堂村在2006年4月未经审批,擅自占用土地用于新农村建设,共计25700㎡,其中占用基本农田10630㎡,占用一般农用地13371㎡,占用建设用地1699㎡,建造房屋所占用的土地均不符合土地利用总体规划。除了退还非法占用的土地,恢复土地原状,自行拆除非法占地建造的建筑之外,也处以48万余元的罚款。

记者在钦堂村调查发现,这是多种因素作用的结果。在别墅群建设之初,钦堂村、钦堂乡政府就因推进新农村建设,满足农民迫切的住房需求为由,没有立刻向相关部门提出审批申请,这为今后违章面积越来越大埋下导火线。同时,吴康孟的非法占地的面积在几年内新增近6000平方米,共计8000多平方米。钦堂乡政府则将之归咎为:活动楼、亭台水榭、假山公园等等设施一直供村民免费使用,且一直在等待规划的调整修编。

在这个新增的面积中,最为引人注目的就是供村民公益使用的1718平方米的活动楼“义恒堂”及3间224平方米附属用房。

在乡镇的层面,钦堂乡政府又是如何监管违章建筑的?

就在2008年之后的几年内,吴康孟陆陆续续整修了村里的公园、建设了草坪绿化,竖起了健身设施,盖起了水榭凉亭、木质廊道,挖了游泳池等等,这些都是未经审批就占用山、旱地等等。